广州农商行“带病回A”

✅巧手妈咪博客,广州农商行“带病回A”-红叶桃新媒体_广州农商行“带病回A”

  广州农商行“带病回A”?

  不能将自身问题通过资本市场转嫁给广大股民。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王亭亭

  正在冲刺A股的广州农村商业银行,麻烦缠身。

  10月底,银保监会官网消息显示,广州农商行因违规向客户收取服务费,被银保监会广东监管局罚款65万元。

  这已是自去年5月以来银保监会对其开出的第9张罚单。据不完全统计,因贷后管理不尽责、贷前风险预估不足、流动资金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问题,广州农商行已总计被罚约655万元。

  经历改制、港股上市的广州农商行,如今已成长为广东省资产规模最大的地方性银行,资产规模达7000亿元。2018年7月,广州农商行正式迈出回A步伐,其A股上市申请于今年3月20日被证监会正式受理。

  然而在排队等待的关键期里,却因种种问题屡被监管点名、罚款,再加上不良率、资本充足率等核心业绩指标出现异动,广州农商行的回归A股之路平添诸多不稳定因素。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联系广州农商行方面,希望就相关问题进行采访,对方未予回应。

  违规问题多样

  正式提交A股发行申请以来,广州农商行频频因各类事件引发外界关注,除了去年提及较多的贷款业务,今年内持续被监管点名、整改,反映出的问题更为“丰富”。

  7月21日,广州农商行发布公告称,董事长王继康因工作调动原因,辞任该行执行董事、董事长等职务。而仅一个月后,王继康就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回A关键期,换帅多少会对银行的战略稳定性、业务规划和方向有一定影响。”一位银行业券商分析师说,“而原董事长被查,或许也从侧面反映出广州农商行此前的部分业务存在合规问题。”

  王继康被查之后,8月27日,广东证监局发布的《关于对广州农商银行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显示,广州农商行存在的违规行为包括基金销售业务部分负责人未取得基金从业资格、未有效执行公司基金销售业务制度、基金销售系统不符合中国证监会对基金销售业务信息管理平台的有关要求、部分从事基金核算业务的人员未取得基金从业资格,等等。

  时隔一个月,广州市委巡察工作组点名广州农商行,这次被曝光的问题包括服务“三农”不积极、违规整改不力、违规“带病提拔”、“四风”问题纠治不彻底、员工个人消费贷款审核不严、存在廉洁风险,等等。

  之后,媒体曝光的裁判文书网一则刑事裁定书显示,广州农商行还存在员工违规放贷问题,涉案贷款金额达1.9亿元。

  这些是公开可查的消息,一位业内专家表示,“广州农商行内部的风控、治理问题或不止于此。”

  核心业绩指标下降

  风控、治理等方面出问题,也反映在业绩层面一些数据指标上。

  2018年,广州农商行的业绩指标还远超同业,不良率1.27%,资本充足率14.28%,营收和净利润均ufo轰炸塔利班基地同比增长。但进入2019年,一些核心业绩指标却在走下坡路。

  首先是不良率抬头。2019年上半年,虽然营收和利润仍保持增长,但广州农商行不良率升至1.4%,较去年末上升0.13个百分点。

  其次,拨备覆盖率与资本充足率三项指标均在下滑。拨备覆盖率较2018年末下降了42.3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2018年末分别下降0.62、0.24、0.21个百分点。

  再次,经营性现金流“失血”持续扩大。2019年半年报显示,其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出810.78亿元,较去年同期净流出513.33亿元。同时,贷款和垫款类信用减值损失21.53亿元,同比剧增118.08%。

  对此,广州农商行在半年报中解释称是“受潮州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并表及收购不良资产包等因素影响”。同时表示,各项贷款规模及不良贷款余额较上年同期、上年末均有所增长,对应需计提的减值损失也相应有所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7年登陆港股以来,广州农商行尝试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券、金融债券(含绿色债券、小微企业专项债券)等多种渠道频繁“补血”。据不完全统计,港股上市一年已总计募资超260亿元。

  “但目前来看,广州农商行仍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一位银行业研究员分析认为,H股募资不理想,其急切发行A股,或许正是出于资本补充压力。

  广州农商行提交的A股IPO招股书显示,其所募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资产质量和公司治理水平是发审委关注的重点,若不解决遗留问题,回A之路恐怕不好走。”前述分析师说。

  扩张不易

  在备战回A的过程中,尽管频频曝出问题,但广州农商行的扩张仍在继续。

  去年12月,广州农商行发布公告表示,拟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与金融资产投资公司。

  其中,理财子公司暂名为“珠江理财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10亿~20亿元,广州农商行作为控股股东,持股不低于51%,并计划引入符合股东资质要求的战略投资者持股合计不超过49%。

  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将用于开展市场化债转股工作,进一步扩宽集团业务范围,暂名为“珠江金融资产投资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亿元人民币,且一次性实缴货币,广州农商行作为控股股东持股不低于35%,并引入境内外法人机构作为战略投资者,合计持股不超过65%。

  “经营这两类子公司并非易事,需要有足够的人才、资金、技术等做保障。”前述专家表示,对广州农商行而言,当务之急是下功夫“自我诊断”,消化不良、整顿公司治理问题,“毕竟回A股不是一劳永逸之策。”

  此前,王继康在任时曾多次公开表达登陆A股之意,但囿于监管和政策要求,只能选择“先H再A”的曲线实现。

  “这也是内地银行的普遍做法,但最终能否成功回A还取决于银行自身的业绩及公司治理情况。”前述分析师说。

  他认为,农商行由农信社整合改制而来,历史遗留问题无法避免,但不能寄希望于通过资本市场解决一切问题,“更重要的是,不能将自身问题通过资本市场转嫁给广大股民。”

责任编辑:鲍一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