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建忠: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化解金融风险的历史经验

✅每周举行几次帮战,胡建忠: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化解金融风险的历史经验-红叶桃新媒体_胡建忠: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化解金融风险的历史经验

  原标题: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化解金融风险的历史经验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胡建忠

  20年前,受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中国面临巨大的金融风险。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高达20%以上。解决银行业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是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难题,银行自身显然是没有核销能力的,改革开放之初百废待兴,财政也拿不出钱来救助银行业。借鉴外国的经验,成立一个组织专门来收购处置这些不良资产,在当时来看是最佳的选择,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应运而生。20年过去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运作情况如何?是否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有什么经验和失误?这些都需要从理论和实践的角度进行总结分析。需要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放在中国改革与发展的大背景下分析,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放在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革与演变中去思考;需要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自身改革与转型发展的内在逻辑去归纳,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金融功能与市场环境的互动中去推演。目前全球经济增长缓慢,发生新的经济金融危机的概率在不断增加,中国经济的增长也面临挑战和压力,商业银行不良资产超过2万亿元,不良率达到1.86%。在这样的形势下,总结分析20年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金融体系中发挥的功能和作用显得尤为必要。

  那么,中国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化解金融风险中究竟有哪些可供借鉴的经验?我觉得有以下几条。

  第一,通过发展化解风险。1999年银行剥离不良资产1.4万亿元,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因为1999年的财政收入仅有1.14万亿元,所以当时剥离这么大金额的不良资产是有争议的。但经过20年的发展,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资产总额在2018年末已达268万亿元,仅2018年商业银行自己就处置和核销不良资产近2万亿元,这在过去是不敢想象的。同样,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解决政策性资产剥离处置的最终损失也是这条思路,并没有用财政支出直接弥补,而是由财政部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设立共管基金,用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改制后利润和所得税来解决。用发展的增量收益来化解存量资产的损失,应该是我国解决不良资产问题一个创造性的成功经验。

  第二,及时快速处置金融风险十分重要。美国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在其所著《债务危机》一书中说,美国1929年快速处置经济萧条持续时间比较长,主要原因不是问题太严重,而是决策者反应非常缓慢,错过了处理危机的最佳时机。而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后,美国财政部、美联储快速行动,从稳定市场到救助问题机构,从收购问题资产到持有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股权,从直接融资到提供各类担保,几乎穷尽了所有手段用来处置危机。1999年,在亚洲金融危机蔓延的时候,中国政府宣布人民币不贬值就已经承担了巨大的压力,而快速成成都花城假日酒店公寓立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接收银行的不良资产,成为化解金融风险的突破口,通过上市前的两次不良资产剥离,有力推进了国有商业银行的改革发展。2008年,受美国次贷危机的影响,中国的经济也面临下滑的风险,中国政府快速启动“4万亿计划”,虽然在当时和后来都有争议,但之后这一计划在推动中国新一轮经济高速增长方面功不可没。中国的经验也表明,面对金融风险,快速有效的处置至关重要。

  第三,政策支持和开拓创新是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转型发展的关键。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推进国有银行及国有企业改制和改革、化解金融风险方面的贡献有目共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本身从政策性的机构转型为金融市场不可或缺的以收购处置不良资产为主业的事业型金融控股集团,也堪称中国金融改革进程中的一个奇迹。在成立之初的方案中,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完成政策性处置之后是要回归母体银行的,但四大银行需要改制上市,显然不可能再拥有一个“坏银行”。回不去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又遇上了银行体系资产快速高质量的增长,不良资产“严重不足”,发展主业成无米之炊。在严酷的环境中,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开拓进取,充分利用国家赋予的政策,硬是闯出了一条转型发展之路,实现了股份制改造和引进战略投资者,信达资产和华融资产已成功上市。虽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发展中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成功实现转型的经验值得认真总结。特别是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目前面临新的转型,同样需要国家的政策支持,需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拿出当年改革创新的勇气和决心。

  第四,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是宏观审慎调节的重要手段。金融危机之后,各国经济学家和监管机构都在反思,如何防止金融危机的发生。一个重要的成果,就是构建逆周期的宏观审慎监管框架,中央银行作为金融体系的最后贷款人,需要发挥重要作用。当金融危机发生、资产价格下降、大量不良资产出现时,购买不良资产既可以阻止资产价格的下宝安租房降,还能帮助问题机构修复资产负债表,同时给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在这一过程中,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可以作为购买并处置不良资产的载体,发挥其独特的存量调节功能。因此,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纳入宏观审慎监管框架是需要深入研究的重要课题,对于进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而言,这一问题显得更加紧迫。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产生和发展是中国金融改革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金融体系的“清道夫”,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处置不良资产、救助问题机构等功能是其他金融机构所不能替代的,其在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方面的作用也是不可或缺的。面对新的环境,需要更好地发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方面的独特功能作用。

  (作者系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本文系作者为《解读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一书所作序言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王进和